现在的位置: 首页魅力科学>正文
“通心粉”企鹅宝宝,真的要被吃掉啦!
2014年06月13日 魅力科学 评论数 1 ⁄ 被围观 2,490+


不管是谁命名了“通心粉企鹅”(Macaroni penguin) 他都没有往食物方面想过。(译者注:通心粉企鹅即马可罗尼企鹅。“Macaroni”一词泛指18世纪英国那些装扮华丽浮夸的花花公子,马可罗尼企鹅可能因其头顶那同样华丽的金色羽毛而得名。“Macaroni”的另一意思是通心粉。)但不幸的是,这个名字非常贴切: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大量幼年马可罗尼企鹅正在被其他大型海鸟捕食,损失的企鹅数目大得令人震惊。研究人员正试图从捕食者数量巨大、海洋温度上升和企鹅数量逐渐减少等方面解释这个问题,以估测马可罗尼企鹅的未来命运。

马可罗尼企鹅。图片来源:shutterstock友情提供

和其他企鹅一样,马可罗尼企鹅(Eudyptes chrysolophus)生活在地球的最南端。虽然曾经他们的数量较多,但如今已经所剩无几。在南乔治亚岛(南大西洋一个寒冷的荒岛)开展的一项调查发现,从20世纪70年代到21世纪初,马可罗尼企鹅繁殖对数目下降了80%以上。

为了了解企鹅们的行踪,科学家们在南乔治亚的2000只企鹅皮肤下面植入了信号发射器。格拉斯哥大学博士生、英国南极调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研究员凯瑟琳·霍斯维尔(Catharine Horswill)说:“这项技术与宠物主人用微芯片来标记自家猫狗的技术非常相似。”科学家们还在企鹅聚居地入口处放置了一个电子扫描器。在繁殖季中,每当一只企鹅进出聚居地,扫描仪就会记录下它的标识号。(马可罗尼企鹅整个冬季都在海上过,然后返回聚居地繁殖。)如果一只企鹅离开聚居地到了海上却再也没有返回,扫描仪也会记录下这一情况。

10年来,扫描仪跟踪记录着企鹅的动向。同时,研究人员监测着南乔治亚鸟岛(Bird Island)上的巨鹱巢穴。科学家们已经知道这些巨大的海鸟是马可罗尼企鹅的捕食者,它们在岸上攻击企鹅、或者把企鹅幼崽抛入海中溺毙。科学家们计算出每年有多少巨鹱幼崽存活下来,并以此代表马可罗尼企鹅将遭受到的来自捕食者的威胁。

一只巨鹱在捕食马可罗尼企鹅。图片来源:Bill Coster/ arkive.org

科学家们发现,企鹅幼崽犹如自助餐桌上的食物一般。霍斯威尔说:“企鹅幼仔的存活率之低让我们非常惊讶。”离开聚居地后,只有三分之一的马可罗尼企鹅能活过一年。霍斯威尔说,同样生活在这里的其他种类的企鹅,存活率要比马可罗尼企鹅高得多。

研究人员将研究所得数据与有关海洋温度及其他环境因素的信息结合起来,然后建立模型,探究哪些因素与企鹅的生存关系密切。他们发现,对于企鹅幼崽来说,捕食者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没有之一。巨鹱的数量越多,能够活着回到聚居地的年轻企鹅就越少。

一只成年马可罗尼企鹅正在喂幼崽。图片来源:Simon King/ arkive.org

不过,对于成年企鹅来说,捕食者因素就没那么重要了。作为比雏鸟更大、更强壮并且更有经验的个体,成年企鹅可以抵御更多噩梦般飞扑而至的海鸟。几乎90%的成年企鹅能够一年一年地存活下去。对于它们来说,环境因素和捕食者因素对存活的影响相当。

霍斯威尔说,事实上,暂时来说,这些企鹅周围海洋表面温度的升高似乎对它们还有所益处。她说:“在这里,当地气温变暖对企鹅的存活率有积极影响。”但是,关于企鹅的大多数研究都认为,气候变化危害了它们的生存。她表示,一旦海水温度上升超过某个临界值,马可罗尼企鹅的生存也可能开始受到危害。

不过,即使海洋变暖给了它们一个暂时的帮助,马可罗尼企鹅的现状仍是不容乐观。霍斯威尔说,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这里的马可罗尼企鹅数量下降了近70%。当地巨鹱数量的增长也许不能解释这一下降。现在,霍斯威尔和其他共同作者已开始抽丝剥茧地分析捕食和环境因素之间的关系。霍斯威尔透露,他们正在开展一项新研究,以“阐明是什么过程导致了这个企鹅种群的减少”。

巨鹱的捕杀可能也不完全能解释马可罗尼企鹅数量的下降。图片来源:justinandcrystal.com

马可罗尼企鹅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易危(VU,vulnerable)物种。这对马可罗尼企鹅的命名者来说可能是一个坏消息。他本来是以18世纪英国的一股浮夸之风为这种企鹅命名——正如《洋基歌》中所唱的那样,“他在帽子里插根羽毛,叫它马可罗尼。”——而不是以食物命名。如果我们能够认识到是什么导致了马可罗尼企鹅的减少,这些华丽的鸟儿们也许能存活得更久些。

编译自:Elizabeth Preston. Most Baby Macaroni Penguins Get Eaten.Discover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
腾讯微博